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解梦新闻 >

这些未成年人未被起诉却自愿坐牢 怎么回事?

2020-06-22   来源:周公解梦

犯罪,[可以 的英 文:can]不被起訴?

小瑞,16歲,賣淫後夥同他人敲詐勒索被移送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周公解梦企业名录〗。未成年人檢察部決定對小瑞附條件不起訴■周公解梦早报■。

“附條件不起訴”製[度 的拚音: dù]在2012年被正式納入刑事訴訟法。它是本著[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感 的英 文:sense]化未成年人的原則,為可判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未成年人設置6至12個月的考察期。而“附條件不起訴”中的“條件”,指的就是在考察期內,涉罪未成年人需要完成一定的社會義務。如能順利完成,將被檢察院最終決定不起訴,而獲得法律[意義 的英 文:meanings]上的“寬恕”。

但小瑞拒絕了。

被拒絕的寬宥

“你不想去你就是要坐上一年(監禁)就行了,是嗎?”

小瑞父親本來以為犯了罪的[女兒 的拚音:nǚ ér]可以獲得一個[機會 的拚音:jī hui]重新[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但女兒卻堅決地決絕法律的寬宥。這意味著她的案件將進入檢察院起訴、法院審判等[一些 的英 文:some]列刑事司法程序,並將[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她的人生曆程中一個永久犯罪的[記錄 的拚音:jì lù]

莫非(檢察官):“我[覺得 的英 文:felt]她其實是明白的,[但是 的英 文:But]她又說服不了[自己 的拚音:zì jǐ]去克服種種困難,去經曆這麽長時間的一個考驗。因為她[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受不了這個約束了,她之前過的一直是比較鬆散,掙錢又比較容易的[這樣 的英 文:then][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生活。”

寧願[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監禁的關押,也不願接受考察幫教,事實上,小瑞並不是第一個讓檢察官感到頭疼的孩子。自2013年海澱區人民檢察院開展附條件不起訴實踐以來,共有三個孩子以不同的方式決絕了考察幫教。這個剛剛實踐五年的新製度,為什麽沒能達到預期效果呢?

尷尬的觀護

小傑從觀護基地逃跑時,接受考察幫教還未滿兩個月。

小傑的家在寧夏農村,小學[畢業 的拚音:bì yè]後就輟學外出打工,因[打架 的英 文:輸了住醫院,贏了住牢房]、偷竊先後兩次被治安拘留,直到2016年4月,17歲的他夥同他人盜竊摩托車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按照附條件不起訴製度的相關設置,海澱檢察院未檢處為小傑[聯係 的拚音:lián xì]了一家餐廳作為觀護基地,但他對新生活十分不適應。

李涵 (北京市超越青少年社工事務所司法社工):“難以服從領導的[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他在後廚,他認為後廚的領導給他分配的[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更累,更多,他認為不公平,但是實際上[我們 的拚音:wǒ men]去跟後廚的廚師長溝通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廚師長說對每一個人[都是 的拚音:doushi]這樣的,但是他自己,[由於 的拚音:yóu yú]我們的孩子有自己的特點他不適應,他認為自己被歧視被欺負,沒有自己的朋友在身邊,[而且 的拚音:ér qiě]小傑已經很久沒有踏實的工作過了。”

小傑不願意在餐廳工作,想更換觀護基地,但這讓檢察官十分為難。

短缺的觀護資源

目前,海澱檢察院擁有9個觀護基地,涉及餐飲、網絡公司、製造業等種類,是在海澱團區委協助、海澱檢察院和社工的共同努力下,發動[愛 的拚音:ài][企業 的拚音:qǐ yè][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的。但相比於現實需求,這9個基地所能提供的選擇空間依然狹小。

何挺(北京師範[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刑事法律[科學 的拚音:kē xué]研究院副教授):一個理想的狀態就是社會[支持 的英 文:support][體係 的拚音:tǐ xì][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對應到未成年人[所有 的英 文:all]需求,比如說未成年學習是非常[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的,對未成年人一些短時間的技能[培訓 的英 文:training],使他們有正常獲得收入的方法,在社會上立足,所以我們缺乏社會資源的製度性[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

更關鍵的是,矯正“[問題 的拚音:wèn tí]少年”在觀護期間[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出的叛逆、孤僻、不服管教等種種不適應,需要對涉罪未成年人行為心理習慣有所知悉。但對這一領域知之甚少的的企業經營者來說,在擔負起“觀護人”角色、應對[這些 的英 文:These]問題時,實在是束手無策。

檢察官莫非坦言,很多觀護人,是在不知情、不自願的情況下擔負起“接收問題少年”的責任的,相關經驗是一片空白,甚至有時孩子在自己的企業裏犯了錯,他們也會猶豫該[不該 的英 文:never should][告訴 的英 文:tell]檢察院的工作人員。

附條件不起訴的製度已經推行五年有餘,但與之相配套的社會資源卻經常顯得捉襟見肘,觀護教育[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在非常有限的條件下進行。

艱巨的救贖

重重困境之下,檢察官和社工們依然不遺餘力地慢慢矯正著少年們的行為。和小傑同案的小雄,似乎讓我們看到了另一種[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

17歲的小雄和小傑是同案犯,在看守所關押7個月後,他們同時被保釋,並分配到了不同的觀護基地進行附條件不起訴考察。

北京市超越青少年社工事務所司法社工李涵完整地見證了小雄的觀護曆程,深知這位“問題少年”在回歸社會中走過的波折。

“一開始孩子是很難適應的,他中途隨時都想出去抽顆煙,他覺得現在沒有那麽忙,累了,我出去休息一下,這個在很多單位都不是被[允許 的英 文:allow]的,他自己會判斷,我覺得沒什麽,現在沒有事幹,我可以出去抽顆煙,或者是怎麽樣,但是在被管理的時候,他就有情緒,他不服氣,就容易[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衝突 的英 文:conflict]。”

正是在與[規則 的拚音:guī zé]、規矩的磨合中,小雄慢慢理解著必須遵守的秩序,並一點點積累起“得到寬宥”的資本。2017年5月16日,他[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了附條件不起訴考察,恢複了自由, 並[帶著 的英 文:with]在觀護基地賺到的一萬元錢回到了寧夏老家。

沒有誰比小雄自己更清楚“附條件不起訴”給他帶來的改變。當他帶著教育的口吻跟小傑說到: “你看,同樣是這麽長時間,我攢了一萬塊錢,我在外麵工作,舒舒服服的,能抽煙,能吃飯,能吃自己想吃的飯,不用在看守所裏麵,我還能給家裏攢這麽多錢,你看你現在有什麽”時,言語裏分明有點小小的驕傲。

涉罪未成年人為什麽需要得到寬宥?

2016年,[中國 的英 文:China]的未成年人犯罪人數為35743人,在整個刑事犯罪中的比例占2。93%。此外,2016年1月到11月,全國檢察機關不批捕涉罪未成年人12377人,不起訴4774人,其中附條件不起訴3808人。

既然是犯罪,為什麽未成年人可以得到寬宥?這樣的法律對犯罪行為是不是一種放縱呢?

何挺(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副教授): 絕[大部分 的拚音:dà bù fen]涉嫌犯罪的未成年人,要不就是單親的,要不就是留守的,要不就是受各種不良信息所[影響 的英 文:effect]的,考慮這些因素,法律對未成年人應該有一個不同於成年人的態度。不是為了懲罰他,更重要的是在這麽一個特殊的生理發育階段,心理發育階段,要給未成年人更多的教育,讓他在轉向成人以後能夠回到正常的社會中來。

責任編輯:劉德賓 SN222

新浪新聞[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展开剩余 ↓

【大师特色梦境分析】

以上解梦为通用解释,如需知晓具体事宜,可请大师结合您的生辰八字及做梦时的情景解梦:

大师解梦

上一篇:南京市纪委改编办案手记 出书名叫《请喝茶》 下一篇:“平语”近人--关于民族团结 这样说

大师专业测算:

卜筮之道,源自易理,配合天地人三道之气,推演人事物生死旺衰;古人曰:“至诚之道可以先知”。

根据您的命盘精准计算,排除生肖方位冲煞等不利之日,为您精心挑选黄道吉日。

运势不够好?愿望未实现?现在立即点灯,让它保佑您及家人趋吉避凶、万事顺心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按首字母查找

解梦新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