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解梦新闻 >

南昌豫章书院学生陆续被接走 仍有家长表示力挺

2020-06-24   来源:周公解梦

南昌豫章書院[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陸續被接走,警方正調查書院是否涉嫌違法

11月8日清晨6時,江西南昌青山湖區萬村,天已蒙蒙亮,[公雞 的英 文:cock]打鳴聲此起彼伏■周公解梦高级会所■。最近卷入輿論漩渦的“豫章書院”坐落於此。書院被約2米高的圍牆圍起,分為內院和外院,外院入口處有警衛室和電動鐵門。有生麵孔靠近,警衛室就會有人出來,警惕地詢問來意〖周公解梦办公厅〗。

近日,有人在網上爆料稱豫章書院對學生有關小黑屋、罰戒尺、打“龍鞭”等行為,[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媒體深入采訪,不斷有書院前[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人員、學生出麵講述書院高牆內的種種“黑幕”。豫章書院[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人——“山長”吳軍豹也被輿論口誅筆伐。

對此,南昌市青山湖區多部門聯合調查後回應,網帖反映的[問題 的拚音:wèn tí]部分存在,書院確實有罰站、打戒尺、打龍鞭等行為和相關製[度 的英 文:attitudes]。對此,已責成區教科體局對該校[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機構進行處罰,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追責。

11月2日,吳軍豹在微信群回應稱:豫章書院修身[學校 的英 文:school]已“主動申請停辦,待政府部門批準後,由家校溝通對在校生逐步分流”。南昌青山湖區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11月7日[告訴 的拚音:gào su]澎湃新聞,目前[已經 的拚音:yǐ jing]注銷豫章書院辦學資格。根據有關規定,責令其在一個月內妥善安置在校學生和[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

[圖片]11月7日下午,豫章書院大門處,陸續有學生被家長接走。 澎湃新聞[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胡芮默 圖

“每天都在上演宮心計”

[其他 的英 文:other][父母 的英 文:Parental]送來豫章書院的“壞孩子”不一樣,今年15歲的柯艾(化名)因為性格內向在2016年年初來到豫章書院,呆了4個多月。他和父母在網上看了豫章書院的介紹,以為就是一所進行心理輔導的學校。“下[飛機 的英 文:用來打的]就有學校派人來接,他們會盡量把我跟父母分開。”到學校後,柯艾直接被帶到“小黑屋”關了7天(即“煩悶解脫室”)。他隨即意識到,這是常被媒體報道的戒網癮的地方。

對此,豫章書院官方解釋稱,這是“森田療法”。

柯艾坦言,[自己 的拚音:zì jǐ]平時在書院不犯錯、不闖禍,挨的戒尺很少。但他仍想尋機逃離豫章書院,並[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挨了龍鞭。[一次 的拚音:yī cì],他和一個同鄉約好晚上[一起 的拚音:yī qǐ]逃跑。“[我們 的拚音:wǒ men]觀察過,要逃出書院要過三道‘關’,第一道是宿舍鐵門,第二道是宿舍外的第二層門,最後是圍牆。”但他們在嚐試穿過第二道門時被教官發現,最後被校長任偉強抽了10下龍鞭。憶及此事,柯艾仍有恨意。

來自[浙江 的英 文:Zhejiang]的張雯(化名)2014年3月進入豫章書院,次年8月[離開 的拚音:lí kāi],自稱算是“元老”。“說來尷尬,[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我是[唯一 的英 文:sole]一個自願到豫章書院的學生。”張雯告訴澎湃新聞,彼時自己14歲,不願上學,看到豫章書院網站介紹的國學課程,“挺[喜歡 的拚音:xǐ huan]”,又是全托性質,有[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保障,於是打電話簡單谘詢了一下,就由父母開車將她[送到 的英 文:sent]了南昌。

“在校園參觀時,就[感 的英 文:sense]覺同學之間相處挺和睦,[而且 的拚音:ér qiě]課餘生活豐富,彈古箏、寫書法、念經……”張雯說,父母便同豫章書院“一口氣”簽了三年的合同,花費十餘萬。因為 “被假象蒙蔽了雙眼”,自己當時沒有異議。“後來才發現其實[這些 的英 文:These]和睦[都是 的英 文:All are]‘表演’出來的。”

法製晚報報道稱,該校2014年的收費標準顯示,第一年的收費為44550元,第二年30050元,第三年25550元。另有學生稱,“花費遠不止這個數。”他提供的收據則顯示,其半年的學雜費為31650元。

進去的第三天,張雯就挨了戒尺。因為背不出教官安排的《豫章書院揭示》《感恩餐誦》張雯被打了5下,“火辣辣的疼”,完後還得給教官鞠躬說“感恩老師教誨”。張雯被打“龍鞭”則在兩個月後:某日中午,書院“難得開葷吃了頓[魚 的英 文:fish]”,卻導致全體學生[食物 的英 文:Food]中毒上吐下瀉,校方僅僅[準備 的英 文:ready to]了鹽水供學生用。恰逢例假、身體虛弱的張雯[無法 的拚音:to be]忍受,於是割腕自殘,[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博得教官同情,沒承想招來20個“龍鞭”。

這次受罰是當著[所有 的英 文:all]“女校師生”麵進行的。“我沒哭,心情也從一[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的緊張害怕而轉為憤怒,我就[覺得 的英 文:felt]挺不公平,我父母花錢讓我來這個‘貴族學校’不是讓我來受欺負的,更不是來受羞辱的。”張雯說,自己在豫章這將近一年半的時間裏,總共挨過兩次龍鞭,一次是因為自殘,一次是因為頂撞老師,挨過的戒尺則數不過[來了 的英 文:老弟]

張雯在微博上自述稱,豫章書院有三大高壓線——禁止[打架 的英 文:輸了住醫院,贏了住牢房]、禁止頂撞師長、禁止談戀[愛 的英 文:love]。“另外山長(吳軍豹)規定,同學互相監督,誰抓到了違規學生,誰當晚就[可以 的英 文:can]減輕自己在當天所被批的戒尺——龍鞭屬於嚴懲不適用此條規定。”張雯說,豫章書院勾心鬥角的生活用《宮心計》來形容再合適不過。

對此,柯艾也稱的確存在。“比如,向班主任舉報同學偷吃零食等違規做法,就可以減免當天自己需要[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的處罰。”

11月7日晚,豫章書院前信息辦老師以及教官周文亮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自己在學院工作期間,除了用戒尺打過學生外,還親眼見到有學生告狀。“有學生偷偷告訴班主任,自己同學吃零食。

[圖片]豫章書院北側。 澎湃新聞記者 胡芮默 圖

“學的不是國學,是封建思想”

11月8日,[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青年報發表[評論 的英 文:comment]稱“豫章書院扯著國學的‘皮’,丟了教育的‘魂’”。

[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上大課,下午上小課。”對於豫章書院課程,[河南 的英 文:Henan]女生安琪(化名)告訴澎湃新聞,所謂的大課就是國學課,多年級一起上的,小課就是分年級上的語數外。“老師都不上課,光聊天、看[電影 的拚音:diàn yǐng]。”她回憶,文化課基本沒有怎麽正兒八經上過。“[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也沒人聽,老師就不上了。”

“你[知道 的拚音:zhī dao]所謂大課都學什麽嗎?我聽她們女生讀的:‘未嫁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在柯艾看來,這裏學的並不是真正的國學,而是封建的思想。據多位在不同時期於書院呆過的學生稱,每天早上5時過他們就會陸續起床,6時到教室晨讀,晨讀的內容大多是感恩父母、倫理道德。

[圖片]豫章書院供學生使用的部分教材。 受訪者供圖

張雯向拍澎湃新聞提供了一組豫章書院上課所用教材的照片,[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豫章書院修身科講義》、《有[一種 的英 文:one]優秀叫感恩》、《教女遺規》、《心理禪》、《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榜樣》等等,其中不少是吳軍豹自己出的書。

“文化課教材還是我自己帶進去的,當時以為進去要讀書呢。”張雯告訴澎湃新聞,偶爾也會學學古箏,但多是讓學生看譜子,然後自己琢磨。

豫章書院前信息辦老師以及教官周文亮告訴澎湃新聞,豫章學院是他[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畢業 的拚音:bì yè]後的第二份工作,“就圖離家近”。從2016年3月到8月,周文亮在豫章書院任職,每月拿2000多元的定額工資。

隨著2016年暑假臨近,被送到書院的學生越來越多。“那時有180人左右吧。很多人都是來一個暑假就走。”周文亮介紹,書院共有10個老師,3、4個教官,“加上[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層和打雜的差不多20人”。學生每天早上6點早讀、7點吃早飯,8-11點上課,午飯後是午休時間,不會強製學生睡午覺,可以打[籃球 的拚音:lán qiú]等。

書院分外院和內院,內院主要是學生教學等,外院主要是管理、招生等。他最初在外院任職,主要從事[一些 的拚音:yī xiē]行政和招生工作,對學生上課內容並不了解。“當時是吳軍豹[老婆 的英 文:別人家的好]接招生電話,電話裏她會介紹學校、會提到國學,但不會提到戒尺這些。”一段時間後,周文亮被調到內院當了教官,“他們讓我用戒尺打過學生。”

“我們有一套黑色[製服 的英 文:的誘惑],沒有繡任何標記,每次4、5個人一起出去抓人就會穿。”他說,他們抓學生時會使用手銬,並且用言語誤導學生,讓他們以為自己是[警察 的英 文:policeman]。“為什麽要‘假裝’警察?不然學生不怕。”

仍有家長[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豫章書院

現在,張雯因患重度抑鬱在家休養。

“這兩天經常有人私信問我會不會恨自己的父母,其實[大多數 的拚音:dà duō shù]家長是被表象蒙蔽的,對真相是不知情的。我當時在書院的這些日子也見過家長,也想過回家甚至逃跑,[但是 的英 文:But]很多家長都是不[相信 的英 文:上帝會存在的]我們的遭遇。”張雯說,在學生見家長前,吳軍豹會對家長開一個“家道大會”,類似於洗腦,內容大致是“如果學生對家長訴苦說學校壞話,這是一個叛逆期的正常現象,也是修身不達標的體現”。

“(向父母求助)[有用 的英 文:useful]嗎?他們會總說自己很忙。我們打電話都是免提,老師在旁邊聽著,不能說學校不好。”四個多月後,因需要回到正規的初中學校報到念書,柯艾被父母主動接回了家。得知柯艾的經曆後,他們“痛心疾首,悔不當初”。

但仍有家長力挺豫章書院。11月5日,豫章書院舉行媒體開放日回應質疑,多位學生及家長到現場為書院辯護,並主動拉橫幅表示支持。

11月7日,澎湃新聞在豫章書院大門口看見不時有家長[帶著 的拚音:daizhe]孩子乘車離開。有家長見記者靠近,大聲斥責稱,“我們已經被你們害得[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了還想幹嘛”。當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學生家長告訴澎湃新聞:“學生、學校、家長現在受害不淺。我家孩子在裏麵好好的……現在沒書讀了。”

對於那些支持學校的家長,張雯深感無奈。“我[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說,首先存在家長不知情的現象,其次是學校會不定期給家長洗腦,然後家長和孩子溝通不足,或因為工作原因沒時間管教。”

“那些家長不理解孩子內心所想,可能有一部分孩子呆了一段時間被‘解救出來’,非常聽話,家長就會認為孩子‘修身[成功 的拚音:chéng gōng]’。”張雯認為,學生內心受了重創,能出來已經萬幸,就不願意再去揭傷疤了。

書院前身

11月8日,豫章書院山長吳軍豹對澎湃新聞稱,主動關停豫章書院是“為了氣節”。盡管書院已經被認定確實有罰站、打戒尺、打龍鞭等行為和相關製度,但吳軍豹堅稱自己遭遇“各種沒有證據的栽贓及自媒體的炒作”,不過其未對部分學生們的“討伐”作正麵回應。

10月30日,輿論發酵之初,南昌青山湖區官方通報稱,“豫章書院為南昌市青山湖區豫章書院修身教育學校,係2013年5月16日[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的民辦非學曆教育機構;2014年1月,經有關部門批複,增加一般不良行為青少年轉化工作職能。”據媒體報道,豫章書院修身學校於2014年2月23日,獲得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區檢察院未成年人觀護幫教基地的掛牌,並[成為 的英 文:Become]江西省首家未成年人觀護幫教基地。

據法製晚報報道,豫章書院脫胎於一家戒網癮的“龍悔學校”。通過“天眼查”查詢,記者發現,豫章書院修身學校成立之前的 2007年,吳軍豹先後成立了南昌市青山湖區龍悔心理谘詢[服務 的拚音:fú wù][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南昌市龍悔教育谘詢有限責任公司兩家[企業 的拚音:qǐ yè],並創辦了一家戒網癮的特訓學校“南昌龍悔心理教育專修學校”。

2011年7月7日,曾有媒體以《‘潛力生’生存狀況調查》為題對吳軍豹及其“龍悔學校”進行報道。彼時的龍悔心理專修學校是一所專門為轉化教育“潛力生”開辦的特訓學校,在這個學校裏有50多名學生,大多有過沉迷網絡、輟學、離家出走的經曆,甚至有吸毒、打架、犯罪等行為。吳軍豹接受采訪時稱,來龍悔的學生基本上屬於兩種:富二代和窮二代。“不是富家子弟就是留守兒童”。

吳軍豹將這些“問題”學生分為三類:行為不良型,如打架鬥毆、吸毒、偷盜等;心理障礙型,如社交恐懼、偏執人格;青少年次文化型,如厭學逃學、性別模糊、追逐非[主流 的拚音:zhǔ liú]、混黑社會。該報道稱,吳軍豹更願意稱他們為“潛力生”。“這些問題與障礙,是可以通過人為幹預逐漸消解的。”

警方正在調查取證

吳軍豹老家位於豫章書院所在地萬村不遠處的吳村。麵對一撥又一撥前來打探吳軍豹信息的記者,[當地 的英 文:local]居民不願多談。一名熟識吳軍豹的老人告訴澎湃新聞,吳軍豹1978年生人,自己看著他長大,性格老實,跟同齡人玩得開,不吵架、不打架。年輕時,吳軍豹幫父親一起做過木材生意,拉過磚。吳軍豹父親三年前去世,在這之前的近10年裏一直因病癱瘓在床,多靠吳軍豹照顧,“是個孝順人”。老人的孫子也曾送至豫章書院呆了4個月,花了1萬元。“具體孩子在學校裏麵學什麽不知道。”

村裏一名不願具名的年輕人告訴澎湃新聞,此前知道豫章是戒網癮的學校,學費也貴,但“不知道裏麵會打人”,直至此次輿論風波席卷當地。他說,有一次錯打電話到學校,接電話的老師很凶地責怪了一番,問他“你知不知道這裏是幹嘛的”。

吳軍豹哥哥吳軍虎在當地開了個“吳氏鎖業”攤頭,主營配鑰匙、修自行車等。11月8日,吳軍虎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對自己[弟弟 的拚音:dì di]正在經曆的輿論風暴頗感無奈,不願多談。“那(能)怎麽辦呢,政府都不準(辦)了。”吳軍虎說。

據上述老人講,吳軍豹因為開辦書院欠了不少外債,三年前也曾向老人家裏借了一筆錢。也有村民表示,名義上是借錢,其實是融資,村民有利息可拿。吳軍虎對此予以證實。至於以後債務[如何 的拚音:rú hé]償還,吳軍虎表示,“沒辦法,慢慢還吧。”

今年1月6日,國務院法製辦公室公布《未成年人網絡[保護 的拚音:bǎo hù]條例(送審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的拚音:yì jian]。其中明確: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通過虐待、脅迫等非法手段從事預防和幹預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的活動,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輿論普遍質疑豫章書院及其負責人吳軍豹、相關工作人員涉嫌違法,南昌青山湖區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11月7日告訴澎湃新聞,目前公安部門已介入,並成立了聯合調查組,對此事進行調查、取證。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拚音:mìng lìng]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展开剩余 ↓

【大师特色梦境分析】

以上解梦为通用解释,如需知晓具体事宜,可请大师结合您的生辰八字及做梦时的情景解梦:

大师解梦

上一篇:城镇基本养老现状:平均不足3人“养”1人

大师专业测算:

卜筮之道,源自易理,配合天地人三道之气,推演人事物生死旺衰;古人曰:“至诚之道可以先知”。

根据您的命盘精准计算,排除生肖方位冲煞等不利之日,为您精心挑选黄道吉日。

运势不够好?愿望未实现?现在立即点灯,让它保佑您及家人趋吉避凶、万事顺心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按首字母查找

解梦新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