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解梦新闻 >

“工运之星”受多家境外组织资助煽动工人

2020-07-22   来源:周公解梦

(法製)起底“工運之星”——曾飛洋等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犯罪案件透視(一)

“我對我的犯罪行為給[企業 的拚音:qǐ yè]、給社會、給工人帶來的損失表示道歉,對給家人帶來的巨大傷害表示深深的愧疚。也[希望 的英 文:hope]大家以我為戒,[不要 的拚音:bù yào]再上[某些 的英 文:Some]境外組織的當,對[自己 的英 文:his]的權益必須通過合法方式和渠道去維護■周公解梦免费阅读■。”9月26日,[廣州 的拚音:guǎng zhōu]市番禺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第二法庭內,被告人曾飛洋當庭鞠躬,深深懺悔。

當日,曾飛洋、湯歡興、朱小梅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一審公開開庭審理。法庭當庭宣判,3名被告人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至一年六個月不等,並因有悔罪[表現 的拚音:biaoxian]和法定從輕情節,均宣告緩刑。3人當庭認罪,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曾幾何時,身為“番禺打工族文書處理[服務 的拚音:fú wù]部”主任的曾飛洋,以“工運之星”的“美譽”名噪一時,還獲評“年[度 的英 文:attitudes]公益人物”■周公解梦施工合同■。如今,[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法槌落定,曾飛洋的真實麵目以及其背後的某些境外組織企圖對[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實施滲透破壞、實現不可告人目的的種種陰謀,也隨之浮出水麵。

台前“領袖”台後“馬前卒”

站在被告席上的曾飛洋,神情黯淡、滿麵愧疚,已不複曾經媒體鏡頭前的神采飛揚。在他的供述中,將自己稱為“某些境外組織對我國進行滲透破壞的馬前卒”。

辦案人員的調查揭開了這個“工運領袖”不為人知的一麵:曾飛洋,真名曾慶輝,1974年出生,廣東南雄人,在廣州讀中專時被[學校 的英 文:school]開除;回到原籍後,以自己的[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戶口為交換,換取一名叫曾飛洋的同鄉的學籍再次參加高考,此後一直冒用曾飛洋的姓名。在南雄市司法局[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期間,他因違法行為被行政拘留15天,不得不辭職。

2001年,曾飛洋[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番禺打工族文書處理服務部”[負責 的拚音:fù zé]人。“我是學法律的,參與[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服務部’,為[一些 的拚音:yī xiē]打工者提供了法律幫助。後來,我[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了一些敵視中國的境外組織的[培訓 的拚音:péi xùn]和資助,按照他們的要求煽動組織工人以極端方式維權,把[事情 的拚音:shì qing]鬧大,製造[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曾飛洋在法庭上說。

該“服務部”號稱“國內第一個勞工NGO”,在國內活躍10多年之久,2007年被工商部門注銷登記後,曾飛洋仍然以“服務部”名義組織“勞工維權”行動。作為“服務部”主任,曾飛洋屢屢見諸於境內外媒體報道中,還應邀赴國外演講、考察、交流,受到熱烈追捧。

被告人、“服務部”工作人員湯歡興應曾飛洋之邀,於2014年加入“服務部”。身處其中,湯歡興卻發現“服務部”的另一麵:名義上是獨立機構,卻定期向一些境外組織匯報日常工作,境外組織也派人員來參與[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以及一些維權活動的具體策劃。按照曾飛洋的說法,“服務部”的經費來源就是境外組織的資助。

在曾飛洋控製下的“服務部”,接受境外組織資助大多被冠以“[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項目”的名義。在被告人、“服務部”工作人員朱小梅看來,[這些 的拚音:zhè xie]項目的真實目的“不那麽簡單”。

“‘工會領袖研習班’這個項目是2015年8月提出的,由曾飛洋和我負責,培訓對象是以往維權事件中表現積極的工人代表,[都是 的拚音:doushi]曾飛洋選定人員,再[通知 的英 文:supercup]他們來參加。”朱小梅供述,“工會領袖研習班”的教材由曾飛洋提供,[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內容是西方工會的由來、工人停工案例、組建改選工會等。

“曾飛洋批評我說,我講課思想層次不夠高,[認識 的英 文:known]不夠高,都是照本宣科,備課工作沒有做到位,要多思考多積累。”朱小梅供述。

為了讓朱小梅“多積累”“備好課”,曾飛洋曾派她赴印尼、[香港 的拚音:xiāng gǎng]等地接受境外組織培訓,了解境外組織下一步給“服務部”的任務,然後回來落實。

證據顯示,曾飛洋與一些境外組織和外國駐華使領館長期保持密切[聯係 的英 文:links],多次出境接受培訓,回國後以組織中國“勞工[運動 的英 文:sports]”並向境外報告情況作為條件,換取境外資金[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

從2010年起,某境外組織每年向“服務部”提供70餘萬元經費。按照要求,曾飛洋定期提交項目進展報告、財務審計報告等。該組織有[時候 的英 文:When]還從幕後走到前台,派人員入境參與“服務部”活動,並在工人停工談判現場作出具體“指導”。

曾飛洋還供述,境外組織的督導人員曾通過暫扣項目經費的方式施加影響,“保證我與‘服務部’[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按項目要求及他們的[意見 的英 文:remark]行事”。

以“維權”為籌碼博名牟利

“‘服務部’介入諸多勞資糾紛事件,表麵目的是替工人維權,但實際目的是擴大服務部的名氣及影響力,特別是在境外的影響力。”湯歡興供述,“產生的影響越廣泛,‘服務部’受到的關注越多,曾飛洋的名聲和[地位 的英 文:Brydon]越高,接下來向境外申請資金就越有利。”

曾飛洋曾聲稱:“[我們 的英 文:we]有任何[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都是給工人代表參考,決定權都在工人。”

[然而 的拚音:rán ér],“服務部”組織的維權行動從始至終,曾飛洋都要通過各種手段把控主導。

曾飛洋還聲稱:“我們服務部介入勞資糾紛的立場是一貫的,都是站在工人角度上介入,是為了給工人爭取合法權益。服務部的角色是協助者、支持者,不派談判顧問,不到現場。”

然而,在維權事件中,“服務部”工作人員孟晗(另案處理)奉曾飛洋之命操控選舉工人代表,在停工現場指揮,不斷慫恿煽動、將氣氛引向狂熱,毫不顧忌[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造成的嚴重後果。

曾飛洋的供述解釋了他的口是心非:“我被一些境外組織鼓吹的某些理論蒙蔽、迷惑和洗腦了,也被名與利所左右。自開展勞工維權以來,我漸漸有了一些知名度。可是我對名的追求沒能停止,還繼續渴望在勞工NGO領域扮演元老前輩角色,享受被同行尊敬的[感 的拚音:gǎn]覺。”

除了博名,勞工維權也是曾飛洋的生財之道。2002年起,曾飛洋以“服務部”的名義接受多個境外組織、外國駐華使領館的經費支持,總額超過500萬元人民幣。其中[大部分 的英 文:centipede]經費被他中飽私囊。

湯歡興供述稱,境外組織到底資助了多少錢,這些錢花到哪裏去了,他和“服務部”[其他 的英 文:other]人並不清楚,“服務部”賬目也從未向社會公開過。

辦案人員查明,有的境外組織先把錢打到曾飛洋在香港的公司賬戶上,曾飛洋再通過地下錢莊等通道,將錢轉到自己的境內個人賬戶。有的境外組織將資金兌換人民幣後,由曾飛洋到香港帶現金回來,或者轉賬給其個人賬戶。曾飛洋通過第三方平台支付等方式,將大量境外資金據為己有,[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給自己買了汽車,[而且 的英 文:but]購置2套位於廣州市[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的房產,其中一套放在妻弟名下,再租給“服務部”,套取更多資金。據曾在“服務部”擔任財務人員的蔡某舉報,曾飛洋購買牙膏、牙刷、洗發水等個人用品的小[票 的拚音:piào],以及一些沒有實際[發生 的拚音:fasheng]的費用,都拿回“服務部”報銷。

對外,曾飛洋卻標榜自己“身為公益人士不求財,月工資隻有幾千元”,並以此要求“服務部”其他人員。

“‘服務部’曾經拖欠我幾個月工資,我問曾飛洋什麽時候發工資,他說有一筆外國使館的錢快到賬了,到時候[可以 的拚音: kě yǐ]發,但後來他就給我發了一部分工資。”朱小梅供述,“我們在‘服務部’上班也沒有簽合同,曾飛洋拖欠工資,沒加班費,我曾問過曾飛洋,他就說做公益要有付出精神,讓我們不要計較這些。”

枉顧工人利益煽動停工

湯歡興供述,曾飛洋帶領“服務部”介入勞資糾紛事件,就是迎合某些別[有用 的英 文:useful]心的境外組織的要求。“那些境外組織的要求是,將勞資糾紛鬧得越大越好、越亂越好,然後他們再以此做文章抨擊中國政府。”

按照曾飛洋確定的分工,在維權行動中,孟晗負責[會議 的拚音:huì yì]召集和現場協調指揮,湯歡興負責宣傳鼓動,朱小梅負責聯絡協調。曾飛洋對湯歡興總結梳理的現場圖片、文字修改審定後再發給媒體,在境內外網站傳播,他本人還頻頻接受境外媒體采訪。外媒在報道中,將工人與企業的矛盾升級、誇大,歪曲成工人與中國政府的矛盾,借機抹黑中國國家[形象 的英 文:image][攻擊 的英 文:aggressive]中國社會製度。

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曾飛洋等人利用廣州市番禺區南村鎮利得鞋廠的勞資矛盾,挑動矛盾逐漸升級,組織煽動工人進行三次集體停工。插手工人維權的過程中,曾飛洋等人幕後策劃召開工人代表大會,選出工人代表,並通過所謂“培訓”,[告訴 的英 文:tell]工人不要走政府渠道[解決 的英 文:settle][問題 的英 文:foul-ups],而要組織集體停工向廠方施加壓力。

第二次停工後,廠方基本答應了工人提出的條件,但[由於 的拚音:yóu yú]政府主管部門方麵的手續問題,補償款到位還需一段時間。就在這一關鍵節點,“服務部”人員造謠稱廠方忽悠工人,要求繼續停工。

了解實情、希望理性解決的工人代表們拒絕了這一[命令 的英 文:orders]。不料,2015年4月19日晚,“服務部”突然連夜組織召開工人代表大會,散播“5名工人代表收了公司、政府黑錢,出賣工人”的謠言,宣布罷免該5名工人代表,選出新的工人代表。

“真實原因是我們要求5名代表召集工人給廠方施壓,但被這5人拒絕了,他們不聽我們‘服務部’的,還說利得工人的事讓工人自己解決,曾飛洋決定罷免他們,重新選出聽話的代表。”朱小梅供述。

“就是不讓我們談判[成功 的拚音:chéng gōng],而是要以激進的方式維權。”工人代表李某某說。此時,工人代表們才意識到,曾飛洋等人的真正目的是煽動工人停工、製造社會影響、幹擾工廠正常生產和擾亂社會秩序。

次日一早,第三次停工即告[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持續了6天5夜。回憶起當時的場麵,一些親曆者至今心有餘悸——

數百名工人封堵工廠大門,不準任何車輛和貨物出廠,每個人進出廠門都被強行開包檢查。部分工人還衝到附近馬路上,一度導致周邊交通堵塞。廠區內一片混亂,千餘名工人高呼口號示威遊行,全廠2500多名工人[全部 的英 文:all]停工。部分工人想上樓休息,但被守在通道口的工人代表言語威脅,逼他們繼續參與停工。多名管理人員被工人圍堵、強迫道歉,還有管理人員被無端辱罵、扇耳光。一名女工在廠裏生病暈倒,公司安排車送她出去就醫,卻遭到門口工人的阻攔……

最終,廠方作出重大讓步,“服務部”才讓工人統一複工。停工期間,該廠基本處於癱瘓狀態,正常生產秩序被嚴重破壞,蒙受嚴重的[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損失;周邊交通秩序和群眾生活也受到影響。

“回頭看,利得鞋廠三次停工的[最大 的英 文:largest]受益者是誰?是‘服務部’和曾飛洋。”湯歡興供述。利得案例是近年來賠償最多的[一次 的拚音:yī cì],被鼓吹為勞工維權[曆史 的英 文:History]性的事件,“服務部”的招牌更響了,曾飛洋在維權圈的地位高漲,更多追捧者紛至遝來。但真正的受損失者除了工廠還有工人,“工人得到短暫利益後,工廠[遭受 的英 文:Suffer]重大經濟損失、經營困難,很多工人[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失業。”

據曾飛洋本人供述,在廣州[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城環衛工人維權、廣州市番禺區高雅首飾廠工人維權等10多起集體維權行動中,均有“服務部”介入其中,遙控操縱。

深刻懺悔引人深思

“勞動權是憲法[保護 的英 文:protects]的公民基本權利,[但是 的英 文:But]維權必須在法律許可範圍內進行。”公訴人在庭審中指出,正當目的必須采取合法手段來實現,決不能依靠被告人曾飛洋的“服務部”這種沒有合法登記注冊的組織、依靠聚眾滋事的方式來達成。

公訴人認為,本案中,被告人曾飛洋、湯歡興、朱小梅從一開始就排斥司法解決途徑,拒絕政府勞動監管機構介入解決,實施集體停工激化勞資矛盾,致企業生產陷入停頓,工人長遠利益被損害,其行為不是正常停工維權,而是聚眾擾亂正常工作生產秩序。

麵對莊嚴的法庭,曾飛洋對自己的犯罪行為進行了深刻剖析。“在(勞工維權)這個過程中,我得到了境外的大量錢財,還被封為所謂的‘工運之星’。”曾飛洋說,“我的私欲極度膨脹,即使在‘服務部’被有關部門取締後,還不思悔改,繼續打著‘服務部’的旗號煽動組織工人聚眾鬧事,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給企業造成了巨大損失。”

“我在某些境外組織的指揮下所做的這些事情,嚴重觸犯了法律,充當了那些境外組織搞亂我們國家的工具。”曾飛洋悔不當初。

湯歡興在懺悔中說,我受曾飛洋鼓動加入“服務部”,在其指揮下參與組織利得鞋廠事件。期間,我負責自媒體宣傳,鼓動工人不接受廠方條件,和企業對抗,把事情鬧大,由此觸犯法律。我後悔莫及,教訓深刻。

朱小梅也表達了深深悔意。“我原來是一個普通女工,在曾飛洋幫我維權的過程中認識他,參加了‘服務部’。被安排接受某些境外組織的培訓後,我接受了他們的思想,認同了他們的做法,開始參與組織利得鞋廠員工集體維權。通過辦案人員對我的[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和幫助,我深深認識到所犯罪行的嚴重性,希望其他工友按照相關法規依法維護權益。”

走出法庭,多位旁聽庭審的人士表示,這是一次深刻的法治教育課,觸目驚心、令人深思——

“我現在越想越後怕。”廣州東塑石油鑽采專用設備有限公司員工何熾傑說,曾飛洋等人不計後果地煽動停工,很可能會發生傷亡事故等意想不到的情況以及不可控製的[衝突 的英 文:conflict],最後受傷害的還是工人,所以維護勞動權利一定要通過合法途徑。

廣州鵬輝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員工曾翠冰深有感觸地說,一些別有用心的境外組織企圖對中國進行滲透破壞,希望把中國搞亂。“這些停工的照片被發到境外傳播,加上歪曲的報道,負麵輿論越傳越多,抹黑國家形象,損害國家利益、危害國家[安全 的英 文:safest]。對此,我們必須保持清醒頭腦,不被一些別有用心的組織蒙蔽利用。”

廣州市總工會常務副主席鍾誠指出,我國當前處於社會經濟轉型期,必須牢記法是國之公器,任何矛盾糾紛必須在法治軌道內依法化解。每個公民都要進一步加大學法力度、[[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英 文:formed]法治共識,懷著對法律的敬畏之心尊法守法,將法治思維延伸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麵麵。(完)

如果有來生不願改變任何一天

我之前講過6個字:守本分,有期待。因為積極的改革和光明的前景,我[覺得 的拚音:jué de]之前的期待的確都得到了印證。這有很多具體的表現,最主要的,就是在我身邊就能[感覺 的英 文:很爽]到的‘創新’。

誰來打擊馬六甲海峽的海盜?

有一個辦法就是引入大國力量,比如引入中國的海軍和海警的力量。倘若如此,估計馬六甲海峽也會像紅海和亞丁灣那樣安全。當然,這些國家估計會非常警惕中國的威脅,寧可讓海盜猖獗,也不願意“引狼入室”。

鄰避問題,沒你想的那麽簡單

增加居民對監管者的信任,讓居民[相信 的拚音:xiāng xìn]官方的風險評估,[或許 的拚音:huò xǔ]能夠更[有效 的英 文:valid]地解決“鄰避問題”。而建立信任的起點就是:一個更公開和透明的決策過程。

不聽話的年輕人不適合機關?

所謂老同誌“不好惹”,其實是個偽命題。年輕人不妨想一想,自己在家裏是不是還會跟[父母 的拚音:fù mǔ]有“代溝”呢,何況走出家門踏上社會與人相處!


本文由◆周公解梦集团网站◆发布;
展开剩余 ↓

【大师特色梦境分析】

以上解梦为通用解释,如需知晓具体事宜,可请大师结合您的生辰八字及做梦时的情景解梦:

大师解梦

上一篇:北京:四环内限制各类用地调整建商品住宅

大师专业测算:

卜筮之道,源自易理,配合天地人三道之气,推演人事物生死旺衰;古人曰:“至诚之道可以先知”。

根据您的命盘精准计算,排除生肖方位冲煞等不利之日,为您精心挑选黄道吉日。

运势不够好?愿望未实现?现在立即点灯,让它保佑您及家人趋吉避凶、万事顺心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按首字母查找

解梦新闻 网站地图